五月十九日

上一章:五月十八日 下一章:五月二十日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他们的强大只表现在数字上,而且他们也太虚弱了,无法承受成功所带来的一切。20世纪初(这是他们的纪年方法),巨大的财富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堆砌起来,梅尔蒂卡人由此坠入了纸醉金迷的生活。”

“并非所有人都富裕,而且在穷人都变得贪婪的时候,他们就会变得充满敌意。然后就会出现社会动荡,杀戮与浩劫也随之而来。”

听到这些,我惊呼道:“噢,真是一片欣欣向荣之地!钱多了是多好的事啊。”

“是的,也许这就是自然界的法则吧!”我说,“但在所有人都很富裕的地方,谁去当厨师、谁去当清洁工,又有谁去当勤杂工、谁去做农民呢?如果一个人的口袋里塞满了金子,他是不会去辛苦地犁地的。”

“他们既没有封号也没有贵族血统,”他回答道,“而且由于他们几乎都是同样的出身,来到这个国家仅仅是为了比在家里赚取到更多的财富而已,因此,除了建立了一个以财富为基础的上流阶层之外,其它方面就看不出什么区别了。成为金钱的拥趸是一个令人满足的特征。很快结果便出来了:那些通过一两代人积累起财富的家庭顺理成章地成为贵族的替代者。这个上流阶层拥有了娱乐与消遣的资本,他们可以自由地挥霍他们的财富,并极尽炫耀之能事。他们的智力发育不甚健全,而且在社会事务方面几乎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力。他们紧紧追随外国贵族社会的时尚,他们把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来自其他国家的流浪贵族身上。甚至受封贵族的远房亲戚都会受到最最热烈的追捧。”

连诺甫也对我们昨天带上船的木雕迷惑不解。它保存得很好,表面风格粗犷的着色依然很鲜艳。他们在一个小店铺里发现它笔直地立在那里。

“但那些拥有上层血统的梅尔蒂卡人呢,”我问,“他们就没有封号吗?”

这些雕像雕像是怎样被敬奉的?为什么是在小店铺里发现的而不是在大神庙里发现的呢?这些都还是未解之谜。雕像的头上戴着羽毛的王冠。今天晚上我们坐在甲板上抽烟时,我提醒诺甫,这也许是某些梅尔蒂卡贵族的肖像。为此他特别告诉我,他们没有贵族。

木神

我接着他的话题说:“噢,诺甫,那请你给我解释一下,这样一个浅薄的国家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呢?”

吹过来的风更凉了。格里狄拉认为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中。

但老人摇了摇头说:“非常正确,王子殿下;但财富带来的结果是令人悲哀的。这些巨大的财富不久便主宰了一切,甚至政府和司法部门的公职人员也未能幸免。金融骗局带来了惊人的收益、年轻人开始堕落,而那些良心未泯的行业因只追求适度利润却遭到嘲笑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